栏目导航
一点红高手坛一肖中特
联系我们
一校区:美院点校区
二校区:长安南路校区(西安市长安南路58号)
电话:18502955858 15339265858 029-89311989
《绿色背后的故事》:告别网箱养鱼 开启岸上新生活_ ### 新闻_ #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07-03

*** 贵阳7月2日消息(记者王珩 贵州台记者刘燕 佟文玲 遵义台记者税兵)贵州的母亲河――乌江,其干流流经遵义市播州区7个乡镇,绵延57公里,为沿线留下了晶莹璀璨的文化瑰宝,更为当地群众创造了“乌江鱼”等品牌,成为年产量达2万多吨的 *** 。然而,在带来丰厚财富的同时,一江清水早已不堪重负。就在不久前,一场网箱养殖的清理工作在黔北大地轰轰烈烈地展开,渔民纷纷转产上岸,箱拆除,鱼搬家,人改行……决心还母亲河以清澈面容。

说起自己在乌江河上养鱼的历史,养殖户朱正文的思绪回到了2009年。

过去,朱正文家就住在遵义市播州区的乌江边上。由于建设构皮滩水电站,他家的老房子被征收了,喜爱钓鱼的朱正文就决定将爱好与生计结合起来,带着一家人从岸上搬到了乌江库区,开始了渔民生活。“刚开始养鱼的时候,我们到河边吃这个水,下河去钓鱼,水清亮的,人可以吃。”

朱正文“下水”之时,库区已经聚集了一批来自湖南及重庆等地的养殖户,他们将投饵式网箱养殖 *** 带进了播州区,高产出高收益的养殖方式,吸引了众多群众参与其中,使得这一水域成为了播州区主要水产品 *** 基地。和其他渔民一样,朱正文也采用了网箱养殖 *** ,在库区布起了网箱,又为自己和子女搭建了住房,还有堆放鱼饲料的仓库,开始了渔民生涯。至今,朱正文的孙子朱光权仍记得每年夏天,他都穿着小背心小短裤,奔跑嬉戏于各个网箱间的场景。“养鱼的特别多,网箱连起来一直走上去都可以走很远很远,一眼看不到头,像海一样。”

网箱养殖发展的背后带来的是渔民的高回报。朱正文说,每年的6月到10月是鱼的销售旺季,微信共存版,每天前来拉鱼的客商车辆能排到百米开外,养殖户家家灯火通明,各种交易声响彻水面,热闹非凡。“晚上4、5点钟就到,天一亮就开始装,装起就拉走。一天小车车拉个千把四五百斤的,也有三四吨的,很旺。”

然而,在网箱养殖 *** 带来繁荣的背后,生态隐患却越来越明显。由于养殖历史长、规模大,加上乌江库区水域涉及三市五县区共同管理,没有统一的库区综合管理机构,过去能直接饮用的乌江水在悄然发生着变化。朱正文说,自己也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能“靠水吃水”。“网箱越来越多,那个网箱上还喂点狗,人吃、住、垃圾都在那个网箱上,它就是污染,就变黑了,所以我们就不能吃那个水了,我们都是外面拉水来吃。”

人类活动是加剧乌江水质变化的因素之一,但更重要的是投放饲料过多带来的危害。为了追求效益,网箱养殖户肆意增加饲料投放量,导致鱼排泄物增多,这才是造成乌江污染的罪魁祸首。

为了还乌江一江清水, 2017年播州区就进一步加大了网箱养殖的规范管理,坚决取缔无证养殖和超面积养殖行为。今年4月,播州区更是做出了在5月13号前,全面完成网箱取缔工作的决定,并安排网箱整治专项资金8000多万元,确保工作高效有序推进。播州区水产站站长周南雁:“从17年开始,我们播州区就对超面积的违规养殖的(网箱养鱼)在12月份就全部撤除。今年根据要求,在2018年5月15号以前,对现有的有证核发的网箱养鱼全部撤除。在13号凌晨2时,基本的网箱全部上岸撤除,15号通过市环保、农委的验收。”

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,播州区以雷霆之势,全面完成了网箱拆除任务。然而,渔民“洗脚”上岸后,生计又该怎么办?曾经的“乌江鱼”品牌又将何去何从?

为配合乌江网箱拆除工作,帮助网箱养殖户更好的转产上岸,早在2017年2月,播州区就在全省范围内首次引进池塘循环流水养殖 *** ,通过人工干预迫使水体在池塘内循环流动,在固定的流水池中“圈养”吃食性鱼类,有效收集鱼类的排泄物和残剩的饲料,将其变为瓜果、花卉等陆生植物的高效有机肥,从而实现养殖废水零排放。网箱拆除后,和鱼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朱正文和儿子朱大生带着存鱼上了岸,发展起池塘循环养鱼。朱大生说:“这5条池子的鱼都是我从乌江带上来的,总的大概有6万多斤,鱼对这个新环境呀,都是慢慢适应了。鱼适应了,我就开心,我的这个饭碗没丢。”

目前,播州区已将池塘循环流水养殖 *** 在乌江镇、鸭溪镇、乐山镇铺开。同时,还大力发展“流水养鱼”和“稻+鱼”等模式,对网箱养殖进行“分流”,既解决了转产上岸的渔民的就业问题,又能保证鱼的供给、保障“乌江鱼”的品牌。

取缔网箱养殖只是播州区开展乌江水环境治理的其中一环,播州区副区长付康介绍,围绕治污、治水、清洁家园行动,全面管控乌江流域面源污染还将有序推进。“下一步,我们播州区将进一步完善渔民转产上岸的扶持方案,大力发展池塘循环水养殖和流水养殖,切实加大对渔民的扶持补贴,确保渔民转得出、稳得住、能致富,最终保住乌江一河清水。”

如今,年逾古稀的朱正文时不时还会来到儿子的池塘循环养鱼基地看一看。听着鱼儿们欢腾的跳动声,爱鱼的朱正文内心很平静。他说,尽管网箱拆除后给他家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损失,但是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乌江恢复到过去能喝水捕虾的阶段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“治好这个水,就是我们小时候河沟一样,没有泥巴,渴了可以吃。”